新兵訓練

4/19 早上,草草的吃了在陽間的最後一餐,我便搭著老爹的車前往楊梅火車站後站集合了。 一開始看到一群光頭戴著帽子的同梯我還覺得挺新鮮的,畢竟離開校園也有一段時間了, 久而久之還是挺想念團體生活。我還記得當我跟其他新兵一起蹲在那聽招募人員點名的時候 忘了摘掉耳環,老媽還假裝陌生人經過我旁邊偷偷提醒我趕快拿掉以免太高調被欺負,非常滑稽。

點完名以後我們便要搭上地獄列車通往陰間了,這時候老爹三步併作兩步的在遊覽車周圍四處奔走 幫我拍攝各個角度的「上地獄列車」系列照也挺尷尬,我只好避開老爸的相機鏡頭畢竟同梯的 都排在我後面看啊 ...

上車以後我打開這陣子最喜歡的饒舌歌手 jony j 的歌半睡半醒的聽著,畢竟這幾天在家 閒來無事手機已經滑到生無可戀。大概過了兩三個小時遊覽車終於開到了營區, 這時候我的膀胱已經快爆炸了,但我們很快地就被趕下車帶到一個由鐵板搭建的遮雨棚下集合。 大家坐在椅子上默默地等著跟自己有緣的連隊班長來把自己領走。 最後, 好不容易班長把人都找齊了, 就叫我們跟著一個班長走到了餐廳領裝備. 在餐廳中, 首先我們會拿到的就是帥氣的黃埔包:

drawing

接著, 大家就拿著黃埔包一關一關得向班長領軍用裝備 (e.g., 小帽, 迷彩衣褲 ... etc.). 實在太疲倦的我在拿毛巾時沒對發給我東西的班長點頭致意, 馬上被吼: "喂, 你回來再走一次!". 雖然心裡起賭爛但我也只能堆上滿臉笑容乖乖照做, 心裡想著: "哎, 難怪 YM & HC 都說班長很靠北".

領完裝備以後我們便被帶回自己的連上填著無止盡的資料, 而讓我啼笑皆非的是國軍的問卷竟然有 "最愛玩的線上遊戲" 以及你的 "角色 ID". 到底是在鬧幾點的? 軍中的資料好像永遠填不完一樣, 我們又陸續花了一兩天在寫各式各樣的個人資訊才開始操課.

我永遠記得在某一次的伏地挺身訓練中, 班長說不要跟著報數他自己報給大家就好, 結果還是有人沒聽到指令硬要跟著班長一起喊, 害他大聲的訓斥: "你們再大聲一點報數看看啊!" 下一秒, 還真的有許多人聽不懂班長在講反話開始跟著報數, 害我當下覺得以後義務役也要有智力測驗門檻才對.

然後我的鄰兵 42 號 - 崇新, 也是一個奇葩人物. 某次訓練班長要大家槍枝報數, 只見他前面的人喊著 "15" 他只要跟著喊 "16" 就好, 誰知道輪到他時他愣在那過了大概五秒鐘令全場錯愕, 或許覺得大家還不夠傻眼, 他迅速喊了 "42" (他自己的號碼) 然後裝作沒有異常發生的迅速蹲下. 想當然爾, 全班都被班長罰重新報數.

另一次, 因為大部分人都手持兩把槍的關係, 我們都得一次報數兩個號碼. 他前面的人喊道 "29, 30", 而他很快的反應 "30, 31". 當然, 全體人員起立重報! 第二輪, 他前面的人又一次喊道 "29, 30", 他喊: "32, 33" ... 重報! 最後我就跟他說: "不管你在衝三小你等一下就是給我喊 31, 32 就對了, 不要再鬧了". 我清楚記得那次報數完以後, 後面那班的人員都紛紛來認真地詢問我崇新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因為他除了報數常出錯, 又常常把衣服扎到內褲裡然後衣領亂七八糟. 正當我想開句玩笑話時, 我眼角餘光瞥到了他受傷的眼神, 於是趕緊讓大家不要討論這種無聊的話題, 回答道: "他只是在想別的事情拉!"

TBA

聖經, 崇新打靶亂掃射

4/28 懇親

drawing

TBA

4/30 Welcome to the jungle

TBA

幫流氓寫情書, 一週問我三次狼的英文, 不知道 MIT

5/7 ?

TBA

擦槍擦三小時, 崇新尿檢總是尿錯地方

5/14 鑑測

TBA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